您现在的位置: 电子口岸 > 热点新闻> 正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七大新提法 释放出什么信号?

www.zjport.gov.cn 发布时间:2017-12-25 11:3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明确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同时还有很多新表述、新提法。这些新提法有何种内涵,释放出什么信号,值得关注。
  新提法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十九大首次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了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会议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5年来推动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理论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成果,是党和国家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必须长期坚持、不断丰富发展。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在专家看来,这一思想将成为推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行稳致远的有力理论武器。
  新提法二: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在回顾过去五年成就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出了一个新判断:中国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2-2016年,中国人均国民总收入(GNI)由5940美元提高到8260美元,接近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平均水平。在世界银行公布的216个国家(地区)人均GNI排名中,中国由2012年的第112位上升到2016年的第93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对中新网记者表示,中等收入群体消费意愿和能力较强,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这既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成果,印证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格局逐步转向更多地依靠消费拉动,也表明中国市场的扩展能力很大、中国经济的韧性很强,拥有这么庞大的消费能力强的群体,在内部市场消费能力充分调动的情况下,即使外部环境有什么变化,中国经济也能扛得住。
  新提法三:推动高质量发展是根本要求
  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此基础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
  为什么要提出和强调高质量发展?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认为,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必然提出推动高质量发展。在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力情况下,必然要追求高速增长,形成赶超型的经济模式。当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转化为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情况下,就必须摒弃过去的那种赶超型的经济模式,不以GDP论英雄。
  杨伟民表示,高速增长阶段发展方式是粗放的,高度依赖能源、土地、廉价劳动力投入,在经济结构当中,工业特别是重化工业、劳动密集型行业、房地产业、矿业比重是比较高的,产业链价值链主要是中低端的。但在高质量发展阶段,消费会成为增长的主要动力,中高端、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成为主流,中等收入群体成为拉动消费的主体。从产业来看,更多的依靠是新产业、新产品、新技术、新业态来推动。
  新提法四:脱贫既不降低标准,也不吊高胃口
  在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方面,会议提出,要保证现行标准下的脱贫质量,既不降低标准,也不吊高胃口。记者注意到,这一形象的说法是首次提出。
  丁一凡认为,“不降低标准”是为了保证脱贫的质量,而“不吊高胃口”则是为了防止脱贫走向过度福利的另一个极端,防止把脱贫搞成“大锅饭”和“养懒汉”。
  丁一凡说,脱贫不能让人钻空子,产生“不想工作,国家养着我”的想法,要培养贫困人口自强自立的能力,而不能让人赖在福利体系里。
  新提法五: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
  会议提出,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等突出问题,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
  随着全面两孩时代的到来,幼有所育的供需矛盾愈发凸显。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当前,学前教育是一个“硬骨头”,存在入园难、入园贵问题,0-3岁的托幼教育更是一块短板,资源普遍短缺,中央提出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正是旨在解决这一大痛点。
  记者注意到,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十九大记者会上曾表态:到2020年,学前教育(即幼儿园)毛入园率要达到85%,现在是77.4%,普惠性幼儿园要占到幼儿园的80%以上,现在60%多。着力化解“择校热”、“大班额”。到2020年,大班额必须完全消除。解决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问题,特别是要化解好学校减负、校外增负的问题。
  新提法六: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
  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而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提出“要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特别是长期租赁”。在业内人士看来,长期租赁概念是近年来首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当前租赁市场存在两个失衡:一是租购之间,租赁比例太少;二是租赁市场短期、低端的租赁行为比重大,长期、中端的租赁行为比重小。
  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表示,租赁市场发展成为住房制度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若将住房租赁行业发展成为以中长期租赁为主流的有计划、有预期的行为,对稳定房地产市场大有裨益。
  新提法七: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
  货币政策也有了新的表述。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调节好货币闸门”,而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提出“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
  从去年的“调节好”货币闸门到今年的“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这一变化释放出什么信息?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管住”的背后是更坚定的决心,意味着要保持货币信贷增速处于合理水平,控制住宏观杠杆率。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首席研究员明明认为,强调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意味着央行将站在更高的视角、更宏观地进行货币供给,货币政策量价工具将配合维持中性的流动性环境。